• <td id="4quu6"></td>
  • <bdo id="4quu6"><center id="4quu6"></center></bdo>
  • <bdo id="4quu6"><center id="4quu6"></center></bdo>
  • 新人嶄露頭角,單打漸成軟肋:國羽2017得失幾何?

    發布時間:2017-12-21 08:42:06
    編輯:
    來源: 中國新聞網
    字體:

    2017年的列車即將行至終點,中國羽毛球隊本賽季的征程也在迪拜畫上了句號。翻看過去一年中國羽毛球隊的表現,從曾經的一家獨大,到四面勁敵環繞。先后經歷教練改組、陣容交替的國羽,無論是憾失蘇迪曼杯,眾多老將退役,亦或是迎來雙核時代,新人擔綱。細細數來,可謂“跌宕起伏”,得失參半。

    資料圖:中國羽毛球隊功勛教頭李永波。

    失:辭別國羽24年功勛教頭

    2016年里約奧運會,中國羽毛球隊沒能復制四年前在倫敦包攬全部金牌的壯舉,最終斬獲男單、男雙兩枚金牌,成績令人難言滿意,隊伍陣容老化、后繼無人,技戰術落后等問題也都顯露無遺。

    面對現狀,中國羽毛球隊在進入東京奧運備戰周期后,痛定思痛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今年四月,國家體育總局乒羽中心宣布李永波卸任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

    作為中國羽毛球隊的功勛教頭,李永波從國羽低谷期起步,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達到了事業巔峰,帶領國羽斬獲92個世界冠軍,締造了隊伍20年的輝煌。卸任后,他說:“做了這么多年總教練,是時候應該把年輕人推到一線,讓他們用更新的思路去帶領隊伍發展。也許這樣對隊伍會更好。”

    得:中國羽毛球迎雙核時代

    根據規定,國家隊不再設立總教練和副總教練崗位,改由夏煊澤、張軍分別擔任中國羽毛球隊單打組和雙打組主教練。此后,中國羽毛球迎來“雙核時代”。但兩位少帥面臨的問題依然棘手。

    縱觀全年,雖然國羽老將紛紛退役,自身進入陣痛期,但仍不乏年輕隊員被發掘冒尖。此外國家二隊的成立,既為國家一隊培養輸送尖子隊員,促進一隊形成競爭,同時為2024年奧運會培養儲備人才。

    失: 國羽12年首失蘇迪曼杯

    今年5月,已經連續6次奪冠的中國羽毛球隊出戰2017蘇迪曼杯。但全新教練,全新陣容的配置,使外界輿論普遍唱衰國羽奪冠前景。盡管半決賽3:2險勝強敵日本,但年輕的陣容搭配依舊給中國隊沖擊冠軍留下了隱患。

    翻看中國隊的決賽陣容,除了林丹和傅海峰兩名“有經驗的年輕球員”以外,其余主力幾乎都是90后,其中女單何冰嬌、女雙陳清晨/賈一凡都是97年出生,擔綱蘇杯重任時僅20歲上下。最終,中國隊2:3不敵韓國,憾失蘇迪曼杯七連冠,教練夏煊澤、張軍的世界賽場首秀也以失利告終。

    得:國青獲世青賽團體四連冠

    盡管國羽未能如愿捧得蘇迪曼杯,但在青年賽場,國青隊卻傳來好消息。10月,在印尼舉辦的2017年世界青年羽毛球混合團體賽上,中國羽毛球隊的年輕小將在決賽中以大比分3-1擊敗馬來西亞,實現世青賽團體冠軍四連霸偉業。在過去的15年中,中國隊在團體賽上共斬獲了12個冠軍。

    冠軍重要性不言而喻。其中女單韓悅在半決賽和決賽為球隊獲勝立功,男單方面白玉鵬在與印尼較量中拿關鍵分,高政澤成為決戰的獲勝功臣。新人涌現意味著國羽后繼有人,在人才儲備上資源雄厚,而擁有這些青年才俊,國羽軍團的未來也值得期待。

    資料圖:林丹實現全運會羽毛球男單四連冠。

    失:單打漸成軟肋 復興之路漫漫

    2017格拉斯哥世錦賽,中國羽毛球隊獲得2金2銀3銅。其中2枚金牌全部誕生于雙打項目,單打僅貢獻1銀2銅。昔日的王牌項目逐漸變為國羽軟肋,雙打挑起國羽大梁,這一現狀,也成為中國羽毛球隊在整個2017年的縮影。

    里約奧運會不敵李宗偉止步男單四強后,林丹選擇繼續堅守。新賽季,已年滿34歲的他不僅在格拉斯哥世錦賽戰至決賽,最終不敵比年僅23歲的安賽龍,無緣世錦賽男單6冠。更是在之后的天津全運會,力克小將石宇奇,獲得冠軍。

    34歲老將依然作為中國男單的領軍人物征戰,正面反映出如今國羽男單的尷尬現狀。本該成為“中堅力量”的諶龍在今年狀態出現起伏,中國公開賽決賽苦戰三局戰勝丹麥名將安賽龍,時隔四年再次問鼎,也結束了自己自2015年丹麥公開賽奪冠來兩年多的超級賽“冠軍荒”。

    資料圖:中國公開賽諶龍苦戰三局戰勝丹麥名將安賽龍,時隔四年再次問鼎。

    本賽季12站世界羽聯超級賽,中國男單僅由林丹、諶龍各自斬獲一冠,而96年小將石宇奇、田厚威則未能用出色的成績證明擁有接班的實力,前者在總結2017賽季時也失落地表示“沒有進步”。隨著阿塞爾森、斯里坎斯等新生代的崛起,國羽在在年齡方面也并無優勢,面臨的形式越來越嚴峻。

    相比男單,女單本賽季的戰績更加慘不忍睹。中國女單曾經長期處于世界頂尖水平,近年隨著老將淡出國際賽場,李雪芮傷病纏身,如今孫瑜領銜的國羽女單沒能在超級賽中拿到一個冠軍,創下歷史最差成績。

    現如今,國羽女單面臨缺乏領軍人物的問題。今年“女單一姐”孫瑜受困于傷病,并未打出亮眼戰績。全運會結束后,她宣布因身體原因將暫別賽場。盡管,李雪芮宣布明年將復出賽場,但面對世界女單錯綜復雜的格局,已經26歲的她能否恢復至巔峰水平,需要打一個問號。

    得:雙打戰果斐然 扛起國羽大梁

    國羽在2017賽季羽聯超級系列賽及總決賽的雙打項目上,共斬獲15個冠軍,成績引人注目。此外,國羽雙打還在世錦賽上奪得女雙、男雙兩枚金牌。其中陳清晨和賈一凡在決賽中,力克奧運冠軍日本組合福島由紀/廣田彩花,實現中國羽毛球隊在世錦賽女雙項目上的14連冠。

    上半賽季,“雙塔”組合李俊慧/劉雨辰憑借“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態勢,一度占據男雙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但隨著戰術逐漸被對手參透,戰績不可避免出現下滑。隨后張楠/劉成組合異軍突起,贏得世錦賽男雙冠軍,并在年終總決賽中獲得亞軍。

    混雙是國羽今年發揮最為穩定的項目,鄭思維/陳清晨、魯愷/黃雅瓊、黃東萍/王懿律三隊中國組合,不僅在世界賽場上為中國羽毛球隊爭金奪銀,還在目前的國際羽聯世界排名中占據前五名的位置。盡管蘇迪曼杯、世錦賽大賽中表現不盡如人意,但依舊瑕不掩瑜。

    資料圖:傅海峰。

    失:國羽諸多名將退役 留遺憾卻難掩傳奇

    回顧整個2017年,中國羽毛球隊經歷了陣容更替的陣痛,諸位羽壇名將漸漸淡出國家隊陣容,甚至退役。作為奧運會首個男雙衛冕冠軍,世錦賽創造史無前例的男雙“四冠王”的老將傅海峰,在全運結束后功成身退。但在以國家隊身份征戰的最后一場世界賽——蘇迪曼杯上,沒能以冠軍收官,成為他職業生涯一個不大不小的遺憾。

    天津全運會期間,趙蕓蕾度過了自己的31歲生日,而那一天也成為她以運動員身份征戰賽場的最后一天。作為世界羽壇迄今為止唯一一位女雙和混雙雙料全滿貫得主,趙蕓蕾與搭檔陳躍坤在全運會羽毛球混雙16進8的比賽中敗北,她在結束天津全運會全部比賽的同時,也正式退役。

    同樣在天津全運會留有遺憾的,還有女單世界冠軍王適嫻。雖然王適嫻在全運會上表現依舊穩健,一路過關斬將闖入女單決賽。決賽中遺憾敗北,收獲一枚銀牌,未能給自己職業生涯畫上圓滿句號。

    資料圖:陳雨菲。

    得:新人推至臺前 成長仍需時日

    隨著老將逐漸淡出國家隊陣容,諸如陳雨菲等年輕人被推至臺前擔當重任。作為去年的世青賽女單冠軍,陳雨菲今年一進入成年賽場便讓人眼前一亮。今年她第一次參加世錦賽,就接連戰勝日本名將山口茜和世界冠軍拉差諾,拿下季軍。最終陳雨菲替補入圍超級賽總決賽,并順利挺進女單四強。

    此外,1998年出生的女單小將高昉潔在今年的中國公開賽上連續戰勝了辛杜以及馬林,殺進決賽,這成為中國女單在今年的超級賽上為數不多的亮眼表現。繼中國公開賽上闖入決賽之后,她又參加了韓國大師賽,并把握住機會拿到了冠軍。

    資料圖:天津全運會羽毛球混雙決賽,鄭思維、陳清晨2比0勝黃雅瓊、魯愷,奪得冠軍。

    國羽雙打選手陳清晨自去年12月22日首次和鄭思維的組合登頂混雙世界第一以來,全年一直牢牢保持住頭名寶座。她在今年的10月26日,和賈一凡又一同登上女雙世界第一。目前“凡塵組合”仍然排名高居榜首。

    去年陳清晨榮膺世界羽聯頒發的最具潛質運動員獎,時隔一年之后又力壓女單世界第一戴資穎,收獲最佳女運動員獎。她今年一共拿下了3個女雙冠軍、3個混雙冠軍和4個混雙亞軍,得獎也是實至名歸。(完)

    關鍵詞: 軟肋 單打 得失

       原標題:新人嶄露頭角,單打漸成軟肋:國羽2017得失幾何?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www.marketofminds.com 兩江新區城市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兩江新區城市網(www.marketofmin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7010346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295 911 578@qq.com
    欧美黑人猛男爽爽爽A片
  • <td id="4quu6"></td>
  • <bdo id="4quu6"><center id="4quu6"></center></bdo>
  • <bdo id="4quu6"><center id="4quu6"></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